新面貌

     上星期五我把胡子剃光了:
 

 
 
     哪样好看,剃光还是不剃呢?请读者们留言,提供一些你们的意见给我参考参考。
 
     留胡子比不留胡子方便,每过几天把胡子修一修就行了。不留胡子,非得每天刮不可。比较费时间。
 
     但是不留胡子有一个大好处。人人都比较信任没有胡子的男人。想一想,好莱坞电影中有多少留胡子的男英雄呢?似乎一个都没有。而好莱坞电影中有多少留胡子的坏蛋呢?有的是!
 
     因此,我把胡子剃了。那么,我就不是坏蛋啦!哈哈!

眼睛吃冰激凌

 

     有时候,在留言板上一些读者批评或者修正我的中文。这是一件对我非常有帮助的事情。由此我可以知道许多中国人不同的看法,更可以了解中国各地方、不同年龄的人,对正确中文用法的各种看法。
 
     比如,在我上一篇日志《艺伎回忆录》中,我写了“眼睛吃冰激凌”这句话,引起了不少各种反应的留言。
 
     我先说明一下文章里,我这句话的来源。写草稿时,我所想表示的就是英文 “eye candy” 的意思。先把它直接翻成:“眼睛的糖果。”后来问了立庄。她建议用“眼睛吃冰激凌”这个词,她说这是她小时候在台湾学的说法,指的是看漂亮东西的感觉。
 
     (立庄是台湾的“外省人”。她生在河北,是在台湾长大的。)
 
     这篇日志登出来了以后,有一位读者留言说“眼睛吃冰激凌”是一个“有创意”的说法。另外一个网友说中文没有这种比喻。还有一个朋友(当我的面,不是在留言板上)说这种用法“不恰当”。他说“眼睛吃冰激凌”是广东人的说法,指的是男人看衣服穿得很少的女孩子的感觉!(我的天啊!!!)结果,我现在有点后悔文章里用了这句话。
 
     好像中文有不少地方性的说法。在不同地方长大的中国人,即便都讲普通话,可是还会用不同的俚语和词汇。
 
     我中文写作的用语反映着我在生活中受到了中国朋友们以及家人的影响。日志中有时候会冒出一些从朋友们学来的具有地方性的中文。
 
     以前我曾学北方朋友在博客上写过“哥们儿”,后来就被南方读者批评。还有一次我学南方朋友说“不晓得”就被一位北方朋友批评。
 
     我既不是中国北方人也不是南方人。我是一个外国人。只不过希望一方面熟悉中国各地方的用语,一方面运用没有地方性的普通话来写作。因此读者们的批评与修正对我非常有帮助。
 

艺伎回忆录

 

 

     我喜欢《艺伎回忆录》这部新电影。
 
     上星期在佛罗里达,有一天晚上没事,一个人去看了这部电影。因为报上的评论都不怎么好,所以我看前没有很高的期望。立庄的一个好朋友刚刚看过,也告诉我们不好。可是我还是决定去看看,因为电影中有世界上最有名的三位中国女演员:章子怡,巩俐和杨紫琼。
 
     我没有研究过日本文化,因此不知道电影中所描述的日本生活正确不正确。确实,小说是美国作家写的、电影是美国导演拍的、女主角都是中国女性演的。不知有多少是“西方味道的东方菜”而有多少是“旁观者清”的描述。
 
小时候我看过不少日本电影,比如三船敏郎演的武士片子。那些影片中常常出现一些艺伎,而且都是圆滚滚肥嘟嘟的姑娘,不像《艺伎回忆录》中时装模特似的化妆以及身材。
 
     《艺伎回忆录》的特点可以用一个字来形容:“美”。漂亮的演员、漂亮的衣服、漂亮的布景、漂亮的风景、漂亮的音乐。。。简直是眼睛吃冰激凌。因此我喜欢。
 


Trip

  Sorry, no posts this week.  I’m away on a trip.  Posts will resume next week. 

 

See you then!  


拜访旧房子随感

     本来我们打算把巴尔的摩的旧房子租出去,但是后来改变主意了,决定把它卖掉算了。出租太麻烦,因为需要常常到那边去管理、修理。
 
     今天旧房子就上市了。希望可以以一个好价钱迅速地脱手。
 
     星期二是我最后一次去看旧房子。我们做了最后的清理和打扫。旧房子内部全都新漆了一层油漆。干干净净,比我们 20 多年前搬进去的时候还漂亮。
 
     我走进了旧房子的卧室看看。因为没有大床、没有家俱,所以房间的形状显得跟我记忆中的不一样。我心想:在这间屋子里睡了 20 多年。一年中有 300 多个晚上,整整睡了多少个晚上呢?人生的那个时期已经完毕。不知道新时期会是什么样子。说不定还会比旧的更有意思呢!
 
 

 

摂于 80 年代末旧房大门前
即将出发演奏古典吉他
 

蓝眼花岗石

     在我们厨房里的柜台上装有花岗石的台面。由于我弟弟的女朋友在一家卖花岗石的商店里工作,通过她的介绍我们以一个较便宜的价钱买到了这种花岗石。
 
     立庄喜爱这个花岗石喜爱得不得了,总是赞口不绝。家人们已经都听腻了立庄说花岗石的事情。这种花岗石叫做 “blue eye”(蓝眼)。确实是非常漂亮。但是,上次小文和两个外孙女来到我们家的时候,立庄又跟她们说起 “blue eye”,小文就向我翻了个大白眼,然后大家一起笑了起来。
 
 

 

 


读书角落

     我有一个新爱好:就是收集二手书。
 
     我家里已经有不少书。这就是我们地下室的书架:

 
 
 
     可是放在地下室里的书只包括那些已经看过的书、参考书以及一些本来以为要看可是后来失去兴趣的几本,没有我现在还想看的。
 
     结果,我想出了一个新主意:为什么不收集很多好书,摆在书架上,准备将来可以随时拿起来看?
 
     当然买新书太贵,而且在二手书店里买书也不便宜。可是在美国有不少慈善性的旧货店(thrift shop),那里卖的二手书非常便宜。因此,几星期前我开始时常到旧货店去买书。公立图书馆里也卖很便宜的二手书本。
 
 
     到现在为止我已经买到了这批二手书籍 (它们的价钱为一毛到五毛钱一本!):

 
     同时,也在书房中整理出来了一个“读书角落”。椅子也是在旧货店里买的($30 块美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