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国婚姻成功的“秘诀”之一

     常常有中国朋友问道:“你和中国妻子立庄,两个人之间有没有发生过文化方面的冲突?”说实话,我们从来都没有过任何文化方面的冲突。这样回答朋友的问题后,朋友往往会再问:“为什么?”

     我以前的解释有两项:第一,立庄上大学的时候,念的是英文系。我念的是中文系。因此呢,我们对彼此的文化早就有些了解。第二,我想凡是愿意找异种文化对象的人,都已经比较宽容一点了。

     以前我就是那样解释的。但是上个星期发生了一件事情,使得我又想到另一个说法。

     上星期我父母请我们以及立庄的几位同事一同去航行。平时,要安排这种活动,都是我来打电话,把地点和时间什么的都弄清楚。可是这次,因为客人都是立庄的同事,而且都是中国人,所以我就叫“老婆”来负责。

     当她在电话上跟我父母讨论活动的时候,他们之间发生了一些文化方面的误会。立庄用英语对他们讲了一些中国人来往的客气话,而我父母根本没听懂。他们甚至于有点莫名其妙。

     反正问题不大。大家暂时尴尬了一下。

     后来我心想:为什么我和立庄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类似的问题?不会只是因为我对中国文化稍微有一点点了解的原故。因为,我访问中国的时候,也跟一些人有过不少文化上的误解。一定还有其他的原因让我们夫妻之间总是能比较和平地相处。

     当时,我一刹那之间恍然大悟了:原来是因为我们彼此从不讲太多客气话!我们总是直截了当地交流,有时候,还近乎不客气的感觉!

     爽快的沟通偶尔会制造一些不愉快,但是从不会制造误解!还好我们在家里“不客气”!

 

Advertisements

我的多元化家庭

     我很喜欢我这个多元化家庭。十月七号是我弟弟和汉丹的婚礼。这星期三汉丹的母亲要从土耳其来到这里,主要的是为了参加女儿的婚礼。
 
     我的堂妹劳拉(Laura)和塔石(Tosh),她的巴基斯坦裔英国人未婚夫,将要结婚。他们已经在英国举行了一个回教式婚礼。十一月十一日,还要在宾州费城再举行犹太式婚礼。
 
     虽然我们没法子参加在英国的婚礼,但是我和立庄肯定要参加另两个婚礼。到时,一定在这里报道。
以下是劳拉和塔石回教婚礼的照片:
 

 

 

    


看病

     上星期四我们开始发现,有猫偶尔在厕所水池里和在大门旁边,撒几滴含着血的尿。开始,不知道是哪只。本来怀疑是 Darlene,因为她很久以前得过一次泌尿系感染,当时,吃了药就好了。但是,周末立庄亲眼见到 Pepper 在楼下厕所的水池子里撒含着血的尿,因而得知患病的猫咪到底是哪只。
 
     今天早上 7 点钟,兽医的办公室开门。我打算 7 点钟给兽医打电话,定个时间带老 Pepper 去看病。希望给他吃药就能治好。

 


“宫本武藏”

     昨天晚上我们看了三船敏郎所演的电影“宫本武藏”的第一集。这部 50 年代的日本影片还是挺好看的。我小时候已经看过一两遍,不过,那已经是 20 多年前的事情。因为故事的细节差不多都忘了,所以看时像是看新片子似的。爱看日本武士电影的朋友不妨找这部影片来看看。下一步,我和立庄打算接着看“宫本武藏”的第二和第三集。

 


J 和 T

     昨晚我分别和两个老网友,JT 聊了天。J 和 T 都是中国人。T 住在中国淄博,2004 年,我和立庄访华的时候与 T 见过面。J 住在美国加州,其实她已经是美国同胞了。虽然我和 J 都住在美国,但是我们还没有见过面。我很喜欢这两位朋友。
 
     J 和 T 常常鼓励我多写博客。昨晚我深受了他们的鼓舞,因此打算做一个小试验:本周每天写一篇短短的贴子。今天在此开始,直到下个周末再说。

J: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