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行小感

有时跟立庄一起散步时,突然发现:她不在我旁边,而是跟在我后头。我知道在传统东方社会,太太跟随在先生后面走是很普遍的现象,但是在今日美国社会是不寻常的。再说,立庄不走在我身旁也使我有点寂寞感。

 

我们曾经有过这样一次的对话:

 

雷叶林唉!你怎么老是走在我后头呢?

 

祁立庄没有!你走得太快, 我跟不上,我不愿意走那么快。

 

雷叶林但是你一直都保持一样的距离。我俩走的速度是一样的!

 

祁立庄不对!我不要走得那么快!

 

(过一会儿)

 

雷叶林哎哟!现在我慢下来了,但是你也慢下来!你就是不愿意走在我旁边,对不对?

 

(这时我就完全停住,等她跟上来,好不容易才能和她并行走路!)

 

我对这种现象的了解是这样:也许最开始是我走得太快了一点。但是,不知道是否因为文化的关系,立庄不在乎走在我后边,而我却受不了这样。

 

 


老笔记本电脑的新生命

     我们家有一台旧笔记本电脑,越来越过时了。立庄用它工作时,常常停机。后来决定换新的。毕竟是老机器,已经五岁了。在当今现代化的世界上,电脑用了三年就算落伍了。不是硬盘发生毛病就是速度慢,存储器不足以使用新软件。

       起初我们考虑把它送给家人,但是后来想出更好的主意。在我们家中老是播放着网上的音乐。为什么不把旧电脑专门设置为音响机呢?这样,新电脑可以专用于工作。旧电脑可以摆在客厅里,新电脑摆在书房中。

       后来又想到另外一个好主意了。

       几年前,我十分喜欢父母家里摆设的电子相框。样子和普通相框一样,但是放的都是电子照片,每几秒就换一张。回家时,我就开始四处巡逻,自己想买一个。不过,看了价钱以后就改变主意,不要买了。

      现在我们家也有电子相框了。那就是这台旧电脑。电脑和其他的装饰品一起摆在壁炉台上, 不停地放着旧照片,经过电线连上客厅的音响机,播放着网上音乐。好像老电脑有了新生命似的。

 


我的多元化家庭

     我很喜欢我这个多元化家庭。十月七号是我弟弟和汉丹的婚礼。这星期三汉丹的母亲要从土耳其来到这里,主要的是为了参加女儿的婚礼。
 
     我的堂妹劳拉(Laura)和塔石(Tosh),她的巴基斯坦裔英国人未婚夫,将要结婚。他们已经在英国举行了一个回教式婚礼。十一月十一日,还要在宾州费城再举行犹太式婚礼。
 
     虽然我们没法子参加在英国的婚礼,但是我和立庄肯定要参加另两个婚礼。到时,一定在这里报道。
以下是劳拉和塔石回教婚礼的照片:
 

 

 

    


看病

     上星期四我们开始发现,有猫偶尔在厕所水池里和在大门旁边,撒几滴含着血的尿。开始,不知道是哪只。本来怀疑是 Darlene,因为她很久以前得过一次泌尿系感染,当时,吃了药就好了。但是,周末立庄亲眼见到 Pepper 在楼下厕所的水池子里撒含着血的尿,因而得知患病的猫咪到底是哪只。
 
     今天早上 7 点钟,兽医的办公室开门。我打算 7 点钟给兽医打电话,定个时间带老 Pepper 去看病。希望给他吃药就能治好。

 


弟弟与汉丹的好消息

     世界上快失掉一个光棍儿了。我弟弟和汉丹(弟弟的土耳其女友)已经订婚了!上星期天是母亲节。那天晚上父母、和这对幸福快乐的两口子来到我们家吃立庄做的中国菜。我们一举两得:在一次聚会中同时庆祝了两件喜事。

     以下是当天的集体照片:

 


大头

     我的脑袋有点大!买帽子的时候,常常买不到够大的。只有专门卖帽子的商店才能买到适合我戴的大号帽子。不知道是我有先天性脑积水,或是我人太聪明!哈哈。

     每当碰到买帽子这件难事的时候,立庄就给我唱起她小时候所学的儿歌:

“大头,大头
下雨不愁
人家有伞
我有大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