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快乐的小事

 

学生甲: (充满期待的语气)雷老师,明年你还会教三、四年级的中文班吗?

 

(今年教的是一、二年级中文课)

 

老师:(开着玩笑)是啊。只要我不被辞退。

 

学生乙: 如果你被辞退的话,那我就不学了!

 

 (老师心中很高兴。)

Advertisements

上餐馆的一个小遗憾


     今早我和立庄去了一家卖烧饼油条的餐馆。这家餐馆的北方点心不错,可以说是这个地区最好的一家,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服务很差劲。

     首先,我们同时点的两碗豆浆,隔了十分钟才分别送到桌上,再说这两碗豆浆的味道也有很大的差别。接下来,菜单上点的是素蒸饺,送来时,怎么搞的,是肉馅的。

     问小姐:今天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有这么多问题?是不是厨房里人手少呢?

     服务小姐一付不明白的样子回答:“没有啊。”

     本来立庄不想给小费,但是我劝说:“不要得罪他们。我们以后还会再来这里的。服务虽差,但是东西好吃。”

     在美国,难得能找到一家会做地道中餐的饭馆。


两张素描

星期六有两位知名度较高的艺术家到我们家来给我们“写真”,在此和大家分享一下:

 

左图为立庄。不知网友们能否认出画上写的“Wipo"是什么意思?知道的话,请留言告诉我们。

右边的画是我。上边的英文字说:“Why did my grandpa play a fart song!" (为什么我外公弹了一首“放屁”歌呢!)

你知道两位小艺人是谁吗?


知己

(二人正要走进图书馆)

太太:你想去尿尿吗?

先生(带着讽刺的笑容):中文怎么说:“You’re a mind reader"?

太太:我第一个念头该说:“你看透了我的心。”

先生:我想大概“你真是我的知己”比较接近本来的感觉吧。

太太:对了。我是你的知己!

先生:不过,我在路上说了好多次要尿尿。这个当‘知己’的标准很低呀!


老笔记本电脑的新生命

     我们家有一台旧笔记本电脑,越来越过时了。立庄用它工作时,常常停机。后来决定换新的。毕竟是老机器,已经五岁了。在当今现代化的世界上,电脑用了三年就算落伍了。不是硬盘发生毛病就是速度慢,存储器不足以使用新软件。

       起初我们考虑把它送给家人,但是后来想出更好的主意。在我们家中老是播放着网上的音乐。为什么不把旧电脑专门设置为音响机呢?这样,新电脑可以专用于工作。旧电脑可以摆在客厅里,新电脑摆在书房中。

       后来又想到另外一个好主意了。

       几年前,我十分喜欢父母家里摆设的电子相框。样子和普通相框一样,但是放的都是电子照片,每几秒就换一张。回家时,我就开始四处巡逻,自己想买一个。不过,看了价钱以后就改变主意,不要买了。

      现在我们家也有电子相框了。那就是这台旧电脑。电脑和其他的装饰品一起摆在壁炉台上, 不停地放着旧照片,经过电线连上客厅的音响机,播放着网上音乐。好像老电脑有了新生命似的。

 


穿大礼服


     美国男人,只有在一些非常隆重的场合,才穿礼服。有人可能—辈子只穿过十几次、甚至几次礼服。连一次也没穿过的人, 大概也有。另外,一套像样的礼服并不便宜,价钱从几百块到上千块是很普通的。因此出现了一些专门出租礼服的商店。

     十几年前,我有一段时间严肃地学习古典吉他。当时, 因为偶尔会在外面正式演奏所以需要穿礼服。穿的是祖父的旧礼服。虽然稍微旧些, 但是,是免费的。反正,在台上表演的时候,观众也不容易看得太清楚。

     上星期参加我堂妹的婚礼时,是我生平第一次穿一件租来的礼服。租礼服不算便宜, 还是得花个15O块美金。虽然如此,但是礼服是崭新的样子,而且,经过服务员的量身,礼服也非常合身。

     不知道我这一辈子会不会有机会再穿礼服。不穿我也不希罕。总之穿礼服很不舒服,即热又紧,几乎有点受罪的感觉。

     既然穿礼服是这么少有的事情,我特别拍照了几张照片作为记念。在此和网友们分享:

    


跨国婚姻成功的“秘诀”之一

     常常有中国朋友问道:“你和中国妻子立庄,两个人之间有没有发生过文化方面的冲突?”说实话,我们从来都没有过任何文化方面的冲突。这样回答朋友的问题后,朋友往往会再问:“为什么?”

     我以前的解释有两项:第一,立庄上大学的时候,念的是英文系。我念的是中文系。因此呢,我们对彼此的文化早就有些了解。第二,我想凡是愿意找异种文化对象的人,都已经比较宽容一点了。

     以前我就是那样解释的。但是上个星期发生了一件事情,使得我又想到另一个说法。

     上星期我父母请我们以及立庄的几位同事一同去航行。平时,要安排这种活动,都是我来打电话,把地点和时间什么的都弄清楚。可是这次,因为客人都是立庄的同事,而且都是中国人,所以我就叫“老婆”来负责。

     当她在电话上跟我父母讨论活动的时候,他们之间发生了一些文化方面的误会。立庄用英语对他们讲了一些中国人来往的客气话,而我父母根本没听懂。他们甚至于有点莫名其妙。

     反正问题不大。大家暂时尴尬了一下。

     后来我心想:为什么我和立庄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类似的问题?不会只是因为我对中国文化稍微有一点点了解的原故。因为,我访问中国的时候,也跟一些人有过不少文化上的误解。一定还有其他的原因让我们夫妻之间总是能比较和平地相处。

     当时,我一刹那之间恍然大悟了:原来是因为我们彼此从不讲太多客气话!我们总是直截了当地交流,有时候,还近乎不客气的感觉!

     爽快的沟通偶尔会制造一些不愉快,但是从不会制造误解!还好我们在家里“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