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外汉语教学:什么是良好教学?

     最近在 Chinesepod博客上,有人在讨论:“什么是良好教学?”这个话题。问题的焦点当然是对外汉语教学。

     因为我自己最近刚开始当汉语老师,所以我也常常在考虑这个问题。以下的答案是我个人的一些理想而已,大概很少有人能够百分之百地达到这些理想,更别说我自己了。但是,我还是认为它们是良好的教育目标:

  • 一个好老师本身也热爱不断地学习新东西。自己不热爱学习,怎么能使学生们也热爱学汉语呢?

  • 一个好的汉语老师不但是权威,同时也愿虚心地为学生当作一种学习资源。学生百分之百负责学生方面的学习工作,老师百分之百负责老师方面的教学工作。有两种不利于教学的极端例子:1)一个极具权威性的老师,不允许学生计划自己的学习、不让学生参加任何对于教学的意见、也不尊重学生的思维和能力。另一极端就是:2)总是讨好学生的怕事老师。这种老师答应学生所有的要求。比方说:假如学生练习汉语的四声时,感到困难,这种老师可能会为了怕使学生感到紧张而停止纠正学生的声调。其实,老师应该针对学生的“紧张”,想出一些更好的方法而不该放弃四声这么重要一项学习。

  • 一个好老师有爱心、也会爱学生。一个好老师会制造一种温暖、亲密的学习环境。

  • 一个好老师不停地尝试新的教学方法。一方面是为了追求教学上的进步,另一方面是为了提供学生一个有花样、多彩多姿的学习经验。

  • 一个好老师还没有失去儿童般“玩耍”的能力。

  • 一个好老师深信自己有能力教好学生,也深信学生有能力学好汉语。每一个学生都拥有学好汉语的潜力。如果老师认为只有中国人才能学好汉语,或者认为只有少数天才老外才能学好汉语,那么,这个老师必定不是好老师了。

  • 一个好老师有责任感。假如他的学生学得不太好,老师不会把责任推到学生身上,说:“这个学生没办法”什么的。反而,老师会尽量去改良自己的教学方法,以至于能够让学生学好汉语。假如学生缺少学习的热情,老师不断地寻找新的方法以便引发学生的兴趣。

  • 一个好的汉语老师从事对外汉语教学,不仅是为了传达中国文化,也不仅是为了帮助老外了解中国文化。除此以外,一个好老师会下同样的功夫帮助学生们运用汉语来表达学生本国的文化、学生个人的思想以及学生自己的感受。甚至于会安排更多的时间教学生这方面的能力。

 

Advertisements

Matt

请注意:

Matt 已经找到笔友了。他特别托我转告大家。现在不必再给他写信了。多谢诸位的支持和关心!

 

Alaric: 大家好!今天我想给你们介绍另外一位喜爱学中文的美国老外,Matt. Matt 是一个刚刚上完高二的中学生。他已经学了三年汉语了。每周一次 Matt 到我家来和我练习用中文聊天儿。现在Matt 希望找到一位中国笔友。因此呢,我今天在博客上给大家介绍 Matt 一下。

Matt, 你好!

Matt: 你好。读者们好。


Alaric: Matt, 我认为你是一个很好的学生。谁能和你成为笔友就是谁的福气。

Matt: 谢谢。

Alaric: 我问你,Matt, 你为什么想找到一个笔友呢?

Matt: 我需要练习我的汉语和我喜欢学不同的文化。我很喜欢中国文化。

Alaric: 也许网友们会对你喜欢中国文化的哪些方面而感到好奇呢。你可不可以多解释一下?

Matt: 可以。我小的时候,我看电视。电视上有一些有关中国的节目。我看到长城、洛阳、上海、北京和天山。我最喜欢长城因为长城很强并且也很伟大。

Alaric: 很好。那如果你找到了一个中国笔友的时候,你认为你能够给他什么样的帮助呢?

Matt: 我想帮他学英文。我也想跟他谈谈世界新闻什么的。

Alaric: 好的。如果有很多中国朋友写信给你,你会怎么选择其中一位来做你的笔友?

Matt: 我不太清楚。我想找一位和我有同样年龄的笔友。

Alaric: 除了年龄一样以外,你还希望你的笔友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Matt: 我也喜欢数学和科学。我知道很多人喜欢数学和科学,可是我也想和笔友谈谈新的科技。

Alaric: 我们时间已经到了。现在你可以告诉大家你的 EMAIL 地址吗?

Matt: 我的电邮信箱是 XXXXXXXXXXXX@XXXXX.COM

Alaric: 好了。谢谢Matt. 有兴趣成为Matt 中国网友的朋友,不妨给他写一封信介绍自己吧。

Matt:读者们,谢谢。我要走了。再见。


 


弟弟与汉丹的好消息

     世界上快失掉一个光棍儿了。我弟弟和汉丹(弟弟的土耳其女友)已经订婚了!上星期天是母亲节。那天晚上父母、和这对幸福快乐的两口子来到我们家吃立庄做的中国菜。我们一举两得:在一次聚会中同时庆祝了两件喜事。

     以下是当天的集体照片:

 


大头

     我的脑袋有点大!买帽子的时候,常常买不到够大的。只有专门卖帽子的商店才能买到适合我戴的大号帽子。不知道是我有先天性脑积水,或是我人太聪明!哈哈。

     每当碰到买帽子这件难事的时候,立庄就给我唱起她小时候所学的儿歌:

“大头,大头
下雨不愁
人家有伞
我有大头!”

 

 

 

 

 


黑米公主

     几个月以前,当我刚发现网上有播客 (podcast) 这种网站,心想:这一定又是一个非常有助于学习中文的好工具。我试听了一些比较有名的中文播客。它们都很不错。但是,到现在为止,唯一个让我持续不断收听的中文播客就是黑米公主 (www.princessremy.net)。

     黑米公主是一位正在奥地利维也纳留学的台湾女学生。她每天广播准准五分钟时间的播客节目。黑米用她带着台湾口音的普通话来报导在维也纳和欧洲的文化活动以及日常生活。她曾经播出过的节目包括: “维也纳人爱爬山”、“狗的便便天堂”、“老人社会”、“裸体看画展” 等等。如今,她已经做出了 290 个广播节目。在黑米的网站上都可以下载听或者订阅听。

     虽然我是个 “西方人”,但是我从黑米的播客中获得了不少有关欧洲和维也纳的新知识。黑米的广播充满个性、幽默和创造力。因为节目很有意思,所以听的时候,我常常会忘记自己是在练习听外语!

 

 


一个小小的误会

     平常我有睡午觉的习惯,似乎每天非得睡一个小觉不可。但是我没想到,今天准备睡午觉时,竟然会让立庄不好意思了一次!

     每当我睡觉时,总会有一只猫咪陪我一起躺在床上。不是 Darlene,就是  Sheba。今天我准备上床的时候,屋内有立庄和 Darlene。当时 Darlene 正在向我们撒娇、喵喵叫着。我对 Darlene 用亲密的语气说:“要不要跟我一起睡呀?”

     立庄就立即反应说:“不可以,我有太多事情要作!”

     等到立庄明白我讲话的对象不是她而是 Darlene 时,她就大大地尴尬了一阵子。

     现在我在博客上传达这个故事,再次让立庄丢脸。(开玩笑罢了。我有一个非常有幽默感的妻子!)

 

 


“爱” 与本能

     昨天我带 Darlene 去看兽医检查了身体,同时也请兽医先生把 Darlene 毛里的结都剃调。最近她身上的毛出现了很多结,导致她的不适。我在候诊室里等待时,翻看了一本有关猫的杂志。杂志中有一篇文章讨论 “猫咪到底爱不爱我们” 这个主题。

     杂志的记者访问了两位专家。专家们对于这个问题有着相反的论点。第一个专家认为猫对人不见得有感情。他说: 猫类,在大自然环境中,是一种非常孤独而独立的动物。猫咪跟人的关系唯一的动机就是生存,也就是说: 吃东西。这位专家还说,人不应当把人类的感情用在动物的身上。况且,这样作并没有任何科学根据。

     另外一位专家却不同意。他说,猫咪很明显是有感情的。养猫的人们都知道:猫咪接近人类不仅仅是为了找食物而已。这位专家还指出: 猫与人之间分享着一种互利的精神关系。

     我自己的立场跟这两位专家也不一样。我同意前者所说的: 没有任何科学证据可以证明猫类有感情。但是,也不能证明没有!其实,连人类有没有感情,也没法子用科学来证明,何况猫?感情,这种心理现象并不科学,但是这也不能意味着感情不存在吧。

     再说,人类的感情也是与生存有着密切关系的。人们寻找爱情对象时,安全感总是重要因素之一。我们不应该把动物的精神生活拟人化,但是我们也不应该把人类的精神生活太浪漫化!人类也是一种为生存而谋生的动物吧。

     每当有人为他人而牺牲的时候,我们就称他为英雄,并且表扬他的 “忘我” 精神。但是,每当有动物为小动物,或者为群体,而牺牲时,我们就解释成: 那只是动物的本能、只是为了传达基因而已。是本能,不是感情。

     总而言之,我不知道猫咪 (或者人)的行为,有多少出于本能而有多少出于 “爱”。但是,答案并不重要。我能感觉到 “爱” 就够了。我喜欢跟人有亲密的关系。我也喜欢跟猫咪在一起。不管是 “爱” 还是本能,我的享受是一样的。

     也许 “爱” 就是一种本能。也许本能就是一种 “爱” 。谁也说不清楚。

 

 

 

 

摄于 2003 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