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缅因度假


我也老了

快要过 50 岁的生日了。以前,我从来都没有想象到 50 岁是什么样一个滋味。你想象过吗?

我知道亚洲人比较尊重老人。我还记得我青少年开车的时候,常常私下暗骂路前的老人,嫌他们的行动太慢,害得我也得慢下来。当我的越南朋友,Trong, 听到我这样骂时,他劝我说:“我们将来也有一天会老啊!那时候,你也会很慢哦!”

后来,和立庄在一起,我还自己编了一段“莲花落”:

“老头,老头,快滚走!
老太太,老太太,快走开开!”

当然是开玩笑的。立庄骂我,“这么不敬老!”

最近我开始逐渐敬老了一些。但是,太晚了一点儿了吧?只好等待老天爷的报应了!

3956483853_4efec683b9

一个不敬老的青少年


步行小感

有时跟立庄一起散步时,突然发现:她不在我旁边,而是跟在我后头。我知道在传统东方社会,太太跟随在先生后面走是很普遍的现象,但是在今日美国社会是不寻常的。再说,立庄不走在我身旁也使我有点寂寞感。

 

我们曾经有过这样一次的对话:

 

雷叶林唉!你怎么老是走在我后头呢?

 

祁立庄没有!你走得太快, 我跟不上,我不愿意走那么快。

 

雷叶林但是你一直都保持一样的距离。我俩走的速度是一样的!

 

祁立庄不对!我不要走得那么快!

 

(过一会儿)

 

雷叶林哎哟!现在我慢下来了,但是你也慢下来!你就是不愿意走在我旁边,对不对?

 

(这时我就完全停住,等她跟上来,好不容易才能和她并行走路!)

 

我对这种现象的了解是这样:也许最开始是我走得太快了一点。但是,不知道是否因为文化的关系,立庄不在乎走在我后边,而我却受不了这样。

 

 


雨景

我从小一直都很喜欢雨,喜欢雨的声音、味道,喜欢它落在皮肤上的感觉。雨天,别人都埋怨,但是我倒暗喜。

星期六是我与立庄的休息日,一般我们喜欢到户外去散步爬山。可是上个星期六下大雨,所以我们计划到泰森购物中心去逛逛、吃吃饭馆儿、看《热带惊雷》。临走时,发现:地下室的门口旁边正在积水,而且水快渗到家里面来。我们只好留在家里,每过一段时间就去清理清理后门旁边的水沟。不能出去玩儿。

我本来不太高兴。平时工作日,我一直都在家里工作,好不容易才到了周末,不想再呆在家里一分一秒。但是,坐在客厅沙发上,从大窗户往外看,我就发觉:当时雨景很美。用照相机把它拍下来吧。于是我拍了下面的短视频:

on YouTube (faster in the US.)


富人还是穷人

 

我们住在佛吉尼亚州,菲尔法克斯县,菲尔法克斯城市。据说菲尔法克斯城市是全美国平均收入最高的第二个城市。要不是我们搬来的话,可能会是第一名的。

说老实话,如果我们不是 25 年前买的这栋房子,今天就无法住在此地,因为房价上涨了好几倍,现在一定买不起。

住巴尔的摩市时,我们等于是穷人当中的“有钱人”。现在,我们是有钱人中的“穷人”。

我为什么在想这些事情,是因为最近我们住的地区又开始新盖两家新银行。附近已经有好多家银行了,不知道为什么还需要盖新的。我们这一带的邻居们到底有多少钱呢?


告一段落

这一年的高中汉语课昨天结束了。老师和学生都及格了,哈哈。所有高一、二的学生都打算明年再继续上汉语课。可见没有白教他们。不但没有减低他们对中文的兴趣,还可能提高了他们的信心,说不定。

 

  


新扫描仪

最近好友李由答应当我的语言交换伙伴。我很幸运,因为李由不但是好朋友,也是职业对外汉语老师。

今早是我们第一次交换。我的“功课”就是阅读一篇中文的文章再加上写一篇博客。上星期我一直犹豫不知道要写什么。现在,最后一分钟,只好随便挤出点东西!

上星期我买了一个专门扫描底片和观灯片的扫描仪。我们家里存着几千个旧底片,都落灰了。还有不少以前洗出来的照片早就不见了。我打算把底片扫描成数码照片,以便长久地存下来,以便跟家人,包括下一代,分享分享。

刚开始学习怎么用新扫描仪(跟那种flatbed 扫描仪很不一样)就发现,扫描出的数码照片比原先洗出来的老照片更加清晰,更好看!只是有些底片上有灰尘或者划痕。扫描后需要用软件修一修。我这方面的技巧需要学习。


加关注

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